研究科长致辞

 我从4月份起受命担任研究科长。借此机会我想谈谈有关研究科长这一职务的诸多感想,也很愿意接受大家的批评指正。我觉得在综合大学中,部门领导的工作就相当于行业协会的理事长,应当全心全意为会员的自由活动提供支持而不是设置阻碍。然而,社会大环境要求大学应当和企业一样开展治理工作,这种呼声强烈,校长和部门领导的决策权与责任也由此出现放大的趋势,无所事事也无人问责的情况逐渐不复存在。

 首先在研究方面,要在一所大学甚至是一个研究科中独立完成一项研究,这在当今时代是难以想象的,放眼世界并从中找到合作伙伴是必不可少的。但我觉得接触不同领域的专家学习他们不同的想法,这才是置身于综合大学学习的重要意义。另外,我本人的研究领域也是如此,它覆盖到方方面面,这个简单的事实清晰地体现出信息学研究科的对象领域是如何之广博,可见想靠某个人的知识经验来决定整个研究科方向之类的想法纯属妄自尊大。我不知道是不是日本所有大学都是如此,但至少在我们的研究科中,只有在招聘时才会听取他人的意见,而此后的方向应当由各位教员自主决定。因此,大学作为一个组织,所做的一切都应围绕教育开展,这是不争的事实。

 社会对大学教育的要求逐年提高,近来甚至出现了一些诸如“上课时间能否保证”、“校方对学生的学习时间有否掌握”之类极其基础性的问题。这充分体现出大学作为教育机构是如何不受人信任。对此,人们的讨论往往倾向于组织的彻底改革,文部科学省在项目招标时也是将组织改组放在重要位置。诚然,组织和体制会对人的想法形成约束,有一种说法叫“组织若无改组,改革就难有大作为”,这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只要改变就能比现在更好”,这只不过是幻想而已。在研究改革所需的时间人力都有限的情况下,变化越大,那么设计草率粗糙的隐患就越大。

 教育能影响人的一生。现在的教育体系是经过无数教师长时间努力后得到的局部最优解,所以它的改变也需要花费同等程度的努力和时间,对此我们要做好思想准备。我们需要采取灵活的姿态,从小尝试做起,在逐渐扩大适用对象的过程中发现问题,并相应地修正路线。另外还不能有短期评价的想法,我觉得要对一套教育体系进行评价,就要一直追踪到受此教育的人才步入社会为止。

 在组织改组方面,事务组织已先行一步,由部门领导共同参与的研究工作即将开始。在人员精简势在必行的大形势下,为维持业务水准而不可避免地需要开展效率化改革,在这里同样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大学是教育机构,要注意教务的服务水准不能下降。无论我们愿意与否,现在的学生俨然已将大学视为服务机构,如果教务人员不能提供周到的服务,那么一切将极其困难,甚至连消除后进生都做不到。

 内田树先生曾在朝日新闻的“工作能力”专栏中写过一篇名叫”消费者心理弊端”的文章,对“以最少的努力获取最高学历的学生才是聪明的”这一风气提出了批评。确实,在我所担任顾问的院系本科生中,也有同学在学习档案的自评栏中进行“反省”,认为“在只需16学分的A组科目中竟拿了18学分,着实浪费”,我闻之愕然。但是,辛勤培养这些学生的人正是我们教育工作者,我们需要认真反省的是大学教育为消除这些弊端尽了几分力?我们自身是不是只顾教育的“效率”而不顾其他?

 我认为教育应有的面貌之一,便是让人学会为了专心做一件事而“忘记时间的流逝”。这种想法和当今学生所期望的“高效学习”正好相反。曾几何时,只要在毕业论文或硕士论文的题目中给出“世界第一”的字眼,那么大家一般都会埋头其中,但如今不为所动的学生似乎大有人在,成绩出众的学生尤其如此。为了备考信息学研究科硕士研究生院的课程,在去年夏天和今年春天曾分别举办了“暑期设计学校”和“春季设计学校”,可惜我都未能参加,听闻石田教授提出了“不以学分等定论”的方针,在这一方针的贯彻下,学生们参与活动的热情高涨。如果这种热情能够一直保持到正式的课程中,那么我想它的教育效果就有望高于“提高博士课程入学率”这些形而下的追求。

 然而,这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成本。一大问题是没有一个机制对为教育所付出的努力给予正确的评价,教育课程不能只靠一部分教师的热情来维持。许多人会去努力顺应评价自己的标准。要对一件事做出评价,我觉得其中的危险在于貌似制定了合理的定量标准,却将评价对象本身扭曲。这不能归咎于广大学生,因为他们只知道去顺应成绩这一单一的评价标准。这一点对教育研究的评价同样适用。在本期的中期计划中要求扩大对教师的评价范围,但我认为需要最大限度的注意抑制这一弊端。我认为研究评价应以自评为本,并不断摸索如何在评价中正确体现为教育所付出的努力。

 最后我想谈一下教育研究的环境,在中村前任研究科长的率领下,依靠大家的努力,继8号馆之后10号馆也完成了抗震加固,而面积狭小的问题也有望得到改善,吉田校区将在不久的将来有足够的教室供学生学习。目前,由于讲义室和研究室的搬迁等原因给大家带来诸多不便,希望大家暂时克服一下。

 本研究科的外围环境非常严峻且迫切,恳请大家给予指导和帮助。以上是我的致词,谢谢大家。

信息学研究科长  佐藤 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