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科長致詞

 我從4月份起負責擔任研究科長。借此機會我想談談有關研究科長這個職務的諸多感想,也很願意接受大家的批評指正。我覺得在綜合大學中,部門長的工作就相當於業界協會的理事長,應該全心全意為會員的自由活動提供支援而不是扯大家的後腿加以阻礙。然而,社會的大環境要求大學應該和企業一樣實施治理工作,這種呼聲強烈,校長和部門長的決策權與責任也由此出現擴大的趨勢,無所事事也無人問責的情況逐漸不復存在。

 首先在研究方面,要在一所大學甚至是一個研究科中獨立完成一項研究,這在當今時代是難以想像的,放眼世界並從中找到合作夥伴是必不可少的。但我覺得接觸不同領域的專家學習他們不同的想法,這才是置身於綜合大學學習的重要意義。另外,談及我本人的研究領域,本研究科覆蓋我本人的研究領域,這個簡單的事實清晰地顯示出資訊學研究科的對象領域是如何之廣博,可見想靠某個人的知識經驗來決定整個研究科方向之類的想法純屬妄自尊大。我不知道是不是日本所有大學都是如此,但至少在我們的研究科中,只有在招聘時才會聽取他人的意見,而此後的方向應當由各位教員自主決定。因此,大學作為一個組織,所應做的一切都限定於教育方面,這是不爭的事實。

 社會對大學教育的要求逐年提高,近來甚至出現了一些諸如「上課時數能否保證」、「校方對學生的學習時間有否掌握」之類極其基礎性的問題。這充分顯示出大學作為教育機構是如何不受人信任。對此,人們的討論往往傾向於組織的徹底改革,文部科學省在公開募集專案時也是將組織改組放在重要位置。的確,組織和體制會對人的想法形成約束,有一種說法叫「組織若無改組,改革就難有大作為」,這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只要改變就能比現在更好」,這只不過是幻想而已。在研究改革所需的時間人力都有限的情況下,變化越大,那麼設計草率粗糙的隱患就越大。

 教育能影響人的一生。現在的教育體系是經過無數教師長時間努力後得到的局部最適當的結果,所以它的改變也需要花費同等程度的努力和時間,對此我們必須要有覺悟。我們需要採取柔軟的姿態,從小嘗試做起,在逐漸擴大適用對象的過程中發現問題,並相應地修正路線。另外還不能有短期評價的想法,我覺得要對一套教育體系進行評價,就要一直追蹤到受此教育的人才在社會上活躍為止。

 在組織改組方面,事務組織已先行一步,由部門長共同參與的研究工作即將開始。在人員削減勢在必行的趨勢下,為維持業務水準而不可避免地需要實施效率化改革,在這裡同樣需要保持清楚的認知,大學是教育機構,要注意教務的服務水準不能下降。無論我們願意與否,現在的學生儼然已將大學視為服務機構,如果教務人員不能提供周到的服務,那麼一切將極其困難,甚至連消除課程學習落後學生都做不到。

 內田樹先生曾在朝日新聞的「工作能力」專欄中寫過一篇名叫「消費者心理弊端」的文章,對「以最少的努力獲取最高學歷的學生才是聰明的」這一風氣提出了批評。確實,在我所擔任顧問的院系本科生中,也有同學在學習檔案的自評欄中進行「反省」,認為「在只需16學分的A組科目中竟拿了18學分,著實浪費」,我聞之愕然。但是,辛勤培養這些學生的人正是我們教育工作者,我們需要認真反省的是大學教育為消除這些弊端盡了幾分力?我們自身是不是只顧教育的「效率」而不顧其他?

 我認為教育應有的面貌之一,便是讓人學會為了專心做一件事而「忘記時間的流逝」。這種想法和當今學生所期望的「高效學習」正好相反。曾幾何時,只要在畢業論文或碩士論文的題目中給出「世界首創」的字眼,那麼大家一般都會埋頭其中,但如今不為所動的學生似乎大有人在,成績出眾的學生尤其如此。為了備考資訊學研究科碩士研究所的課程,在去年夏天和今年春天曾分別舉辦了「暑期設計學校」和「春季設計學校」,可惜我都未能參加,聽聞石田教授提出了「不以學分等等來誘導」的方針,在這一方針的貫徹下,學生們參與活動的熱情高漲。如果這種熱情能夠一直保持到正式的課程中,那麼我想它的教育效果就有望高於「提高博士課程入學率」這些形而下的追求。

 然而,這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成本。一大問題是沒有一個制度對為教育所付出的努力給予正確的評價,教育課程不能只靠一部分教師的熱情來維持。許多人會去努力順應評價自己的標準。要對一件事做出評價,我覺得其中的危險在於看上去似乎制定了合理的定量標準,卻將評價對象本身扭曲。這不能歸咎於廣大學生,因為他們只知道去順應成績這個單一的評價標準。這一點對教育研究的評價同樣適用。在本期的中期計畫中要求擴大對教師的評價範圍,但我認為需要最大限度的注意抑制這一弊端。我認為研究評價應以仔我評價為基本,並不斷摸索如何將為教育所付出的努力適當加入評價中之方法。

 最後我想談一下教育研究的環境,在中村前任研究科長的率領下,依靠大家的努力,繼8號館之後10號館也完成了抗震加固,而關於面積狹小的問題也有望得到改善,吉田校區將在不久的將來可望提高教室使用空間。目前,由於講義室和研究室的搬遷等原因給大家帶來諸多不便,希望大家暫時克服一下。

 本研究科的周邊環境非常嚴峻且迫切,懇請大家給予指導和幫助。以上是我的致詞,謝謝大家。

資訊學研究科長  佐藤 亨